湖北一刑警父子接力追凶23年 终在新疆捕获命案逃犯
湖北恩施刑警父子接力追凶23年,终在新疆喀什捕获命案逃犯罗建波将嫌疑人马强(化名)押解回利川。 恩施州公安局供图  “老爸,逃犯马强(化名)总算捉住了,现在已回利川了。”9月2日晚上,把马强从新疆押回湖北恩施州利川市时,罗建波不由得给父亲罗书琴打了个电话。  “当年没能捉住他,是我最大的惋惜。”9月10日,已退休7年的罗书琴对汹涌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。  1996年7月,利川谋道镇26岁的乡民马强在与街坊争论中将对方打伤致死。那年,罗书琴任利川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,主办此案。可是,马强作案后隐姓埋名。多年来,利川警方从未抛弃对马强的追逃,刑侦大队长换了5任,罗建波是现任刑侦大队长。  本年8月,罗建波从一个纤细的头绪中发现了马强的踪影,带领民警们远赴新疆喀什,总算将流亡23年的马强捕获。2017年罗建波勇救人质,被记个人二等功  苦追23年,发现逃犯疑似踪影  1996年7月的一天,利川市谋道镇药材村的马强因一件小事与街坊发生冲突,在打架中,马强将对方打伤,对方送医后不治身亡。  案发后,利川警方当即展开调查。可就在伤者还在医院抢救时,嫌疑人马强闻风而动,从此下落不明。期间,利川警方屡次安排展开追逃作业,可是一向未能将马强依法从事,这个案子成了利川刑警们的一块“心病”。时任刑警大队教导员罗书琴,一向将马强的姓名记在簿本上,跑遍全国多地,可一向没有发现头绪。时刻的消逝、办案人员的更迭,并没有淡化利川警方捉住嫌犯的决计。每年,民警们都会进村造访马强的家人和亲朋,通过各种侦办手法寻觅蛛丝马迹,惋惜的是,追逃作业迟迟没有获得打破。  2019年6月,利川警方再次建立专案组,在茫茫人海中寻踪觅迹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罗建波在一次次重复单调的剖析研判中发现,身在上海的马强女儿与表哥丁某忽然结伴前往新疆喀什。  “马强会不会藏身新疆?”这个不起眼的情节引起罗建波的留意,他斗胆估测马强逃跑到新疆。  改名换姓,逃犯成包工头  “机不可失,有头绪咱们就要去查。”8月29日,罗建波带领办案民警赶到喀什。在当地警方的合作下,罗建波发现当地一个叫“杜某”的男人与马强的女儿有过触摸,“杜某”的年纪与马强附近,通过比对二人的相片,发现“杜某”疑似马强。  为防止操之过急,民警在当地租了两辆车,24小时蹲守在“杜某”寓居的小区外。通过一天一夜蹲守,却未见“杜某”的身影,仅仅看到登记在“杜某”名下的一辆吉祥轿车。罗建波心生一计,佯装车辆刮擦,企图引出“杜某”。听到车辆警报声,“杜某”公然呈现,民警马上将其操控。  “马强!”罗建波在“杜某”身旁大喝一声,眼前这个面庞衰老的男人身体显着一惊,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慌张。罗建波亮出了警官证:“咱们是利川公安。”“杜某”静静低下了头,供认自己是逃跑多年的命案逃犯马强。  本来,案发后,马强逃离利川,隐姓埋名在各地打工,以当泥瓦匠保持生计挣路费。之后,马强便逃往新疆喀什,以摘棉花、做砖匠为生,每次听到警笛声鸣响他都心有余悸,生怕自己被公安机关捕获,就连双亲过世都不敢回家看一眼。后来,马强获得了一张别人的身份证,因见身份证上的相片与自己有些类似,马强便以杜某之名漂白身份。  从新疆的乡村开端,马强干过泥瓦匠、收棉花这些体力活,逐步积累了一些家底。然后他来到喀什市区,买了房子和车子,做起劳务外包,当上了小包工头,日子过得还算宽余。仅仅每次听到警笛,他心里还会严重,一个沉重的担负在心头一直没有去掉。罗建波起获一同盗窃案的35万赃物  儿子为父亲消除惋惜  “马强,回利川了!”9月2日晚上,罗建波叫醒了车里押解的犯罪嫌疑人。马强疲倦地睁开眼,茫然地应了一声,昂首望着车窗外灯火阑珊、门庭若市的家园,一言不发。  得知儿子罗建波将远赴新疆追逃时,罗书琴更是兴奋不已,不时拿出手机,核算着罗建波的行程。接到罗建波的报喜电话,罗书琴很是欣喜:“太好了!我这么多年的愿望总算能够了结了。”  老刑警罗书琴由于作业责任心强,不达意图誓不罢休,搭档们结合当年最盛行的电视连续剧《警犬卡尔》,给他取了个绰号“卡尔”。  “小时分父亲总是出差,我记住其时写过一篇作文,写的便是开学时父亲送我去报名后就出差了,当父亲回来的时分,那个学期现已完毕,咱们现已放假了。”罗建波这样描述当年刑警父亲外出抓捕嫌疑人的繁忙和辛苦。汹涌新闻记者 周琦 通讯员 赵万佳